-

誅仙陣早在葉青鋒成為軍中神話之前很久,就已經建立起來了。

被外界稱為軍中神話的他很清楚,誅仙陣,纔是真正的軍中神話,纔是軍部真正的守護神。

雖然說這些年來武道人才凋零,誅仙陣的新鮮血液逐年減少,威懾力已大不如前,但也絕對不是一個先天三重的宗師就能夠破解掉的。

眼看著江夜直奔誅仙陣而去,葉青鋒冷笑連連。

他知道江夜想要做什麼,看到誅仙陣的運作方式是由其他人傳功到核心陸侯的身上,便想要先弱點擊破,把傳功的人員逐個乾掉,這是每個人在應對誅仙陣時最平常的想法。

葉青鋒當初跟誅仙陣切磋的時候,也是這個想法,後來他才發現,自己錯了,錯得離譜。

要不是當時的那一戰隻是切磋,他恐怕已經因為自己的魯莽而死在誅仙陣手下了。

而現在,江夜與誅仙陣的對戰可不是什麼切磋,可是真正的生死大戰,他可以肯定,江夜肯定會為自己的這個行為付出慘痛的代價。

果然,就如同他所料想的那樣,江夜的確是想要逐個擊破誅仙陣的陣眼,他瞄準其中實力地位的一人,猛地一指彈射而出。

八荒十式,第六式,靈犀指!

一道白光飛射而出,麵對這一擊強力無匹攻擊的,隻是誅仙陣中一名內勁高手。

卻見那內勁高手絲毫不慌,麵對靈犀指打來,竟然也用一指迴應。

同一時間,誅仙陣其他人包括陸侯在內,轉變方向,對著身邊最近之人傳功,而後所有人的力量都彙聚在那名內勁高手的身上。

他那一指本來平平無奇,但在誅仙陣的加持之下,硬是綻放出了比江夜的靈犀指更絢爛的光芒。

肉眼看去,就好像是一根大棒砸向一根針。

江夜神色劇變。

原來這誅仙陣並非是以一人為核心的簡單陣法,而是這陣法中的任意一個人,都可以成為核心,隨時都可以進行轉換。

不愧是軍中的殺手鐧,真不簡單啊!

他暗暗慶幸,幸好自己冇有用隨隨便便的殺招去對付那名內勁高手,而是用的靈犀指這等強力的攻擊招數,不然的話,猝不及防之下麵對對方遠超預料的有力回擊,恐怕還真會栽了跟頭。

“啪!”

一掌打在誅仙陣那一指的餘力上,江夜空中翻了個跟頭,退後了幾步,這才穩住身形。

他連一口氣也冇歇息,馬上就朝著剛纔那名內勁高手最右側的一人,張口猛地吐出一口氣。

八荒十式,第七式,玄黃氣!

這是比靈犀指更加強力的殺招,不但更狠,也更快。

而這一次,誅仙陣冇有能夠反應過來,畢竟他們的配合再默契,傳功再快,總是需要時間的,傳功還未完成之際,玄黃氣已洞穿了那名誅仙陣成員的肩膀,然後又穿透出去,洞穿了另外數名誅仙陣成員的肩膀。

一瞬之間,至少有七八人失去戰鬥力,誅仙陣短暫的亂了一下。

就趁著這個短暫的機會,江夜猛地突破上去,雙手大張,兩道陰陽輪出現,分彆往左右兩邊拍去。

馬上又是二十餘人人仰馬翻,誅仙陣被撕開了大大的一道口子。

江夜不依不饒,以誅仙陣的“傷口”為起點,如推土機一般一路橫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