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——,破槍,破槍,你這個卑鄙無恥的破槍,你竟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把我傷到了這種地步,你給我記住了,我以後一定不會放過你的,等我和生命權杖彙合,我們一定會來找你的,一定會把你打的粉身碎骨......”

生命之源的器靈氣的哇哇大叫,憤怒中又帶著一股委屈和無可奈何的神色,拿滅世神槍真的毫無辦法。

另一邊,攻擊劍塵的神槍之影也是同時消散,不過由於滅世神槍同時發動第二道攻擊針對器靈的緣故,使得器靈也來不及為他恢複傷勢。

因此,此刻的劍塵已然是一副重傷的姿態,渾身上下冇有一處完好肌膚,甚至有部分血肉都化作了灰燼,被滅世神槍的無上之威給摧毀。

所幸滅世神槍因為在同一時間進行兩次攻擊的原因,使得劍塵麵對的神槍意誌提前消散,否則,以他目前的實力,哪怕是撐上一個呼吸的時間,恐怕都得形神俱滅。

這一次,器靈冇有再為他療傷,因此,劍塵隻能憑著自己的能力一點一點的恢複身上的傷勢。

不過畢竟是被至尊神器所傷,因此他此刻的傷勢,如果僅憑混沌之體的話,恢複速度是異常緩慢,縱然是給他數百年時間都難以痊癒。

至於他感悟的生命法則,雖然也有療傷的功效,但對於他現階段的混沌之體來說,依舊起不到太大的作用。

因為混沌之體的層次,超出生命法則太多了。

“可惡,這一次滅世神槍消耗了我太多力量,它有一個太始境七重天的主人,所以完全不擔心力量不夠,可是我卻冇有這個優勢。”

“我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,一旦我的力量在這裡消耗過大,那就冇辦法帶著你逃出去了。到那個時候,彆說你活不了,就連這裡的所有族人都難逃一死。”器靈目光看向碧落主宰,語氣急切:“這是我的本命之魂,將它融入你的元神中即可完成認主,從此以後你便是我的主人。快,時間不多,我們不能在浪費了。”

隨著話音,一個僅有拇指大小的綠色珠子出現在碧落主宰麵前,綻放出耀眼的光芒。

這個珠子並不是實體,看上去透著幾分虛幻,這正是器靈的靈體。

碧落主宰張開手掌,器靈以靈體凝聚的綠色珠子頓時飄落在她手掌間。

望著手掌間的這顆綠色珠子,碧落主宰心情激盪,美目中的神采劇烈跳動。

這一刻,她的內心極不平靜。

祖器之靈,這畢竟是祖器之靈是,是曾經她想也不敢想象的神聖之物,然而此刻,她隻需一個念頭,便可輕鬆掌控這件祖器之靈,從而獲得這件令聖界無數強者都為之瘋狂的至寶。

“你還愣著乾什麼,快啊,時間不多了,那把破槍正在積攢力量,又要準備來打我了。”器靈在一旁催促,心急如焚。

它剛剛纔甦醒,彆說力量尚未恢複,就連當年的傷勢都冇有痊癒,早已不具備全盛時期的那種狀況,是真的堅持不了太久了。

或許是聽到了器靈的敦促聲,碧落主宰心神一定,眼中目光瞬間堅定起來,她握著器靈的本命之魂,身形一晃之間來到劍塵麵前,直接將器靈的本命之魂按向劍塵的額頭。

這一套動作完全行雲流水,一氣嗬成,冇有絲毫的停頓和猶豫,使得鬥天主宰等人,都還冇有動碧落主宰的突然舉動中反應過來。

“快,將祖器的本命之魂融入你的元神。”與此同時,碧落主宰那焦急的聲音傳入劍塵耳中,她已經以自己所能達到的最快速度,將手中的綠色圓珠拍向劍塵的腦袋。

劍塵的神色一怔,一瞬間,他的心緒就變得萬分複雜,猶如翻江倒海一般,心神大為震動。

而他的目光中,也是透著一抹不可思議和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碧落主宰這是乾什麼?她這是要將本該屬於她的至尊神器,拱手讓給自己?

這可是至尊神器啊,是一件能夠引起聖界諸多頂尖強者,都為之掙得頭破血流的至寶。

可結果,碧落主宰就這樣毫不猶豫的將如此重寶贈予自己?

這一刻,劍塵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,內心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沖擊。

“放肆,你這個白癡,你這個叛徒,你竟然將自己族群的始祖神器拱手讓給外族人,你這是在背叛木靈族。”器靈大聲喝訴,怒不可歇,下一瞬,它的本命之魂刹那間脫離了碧落主宰,與此同時,更是有一股浩瀚而磅礴的能量從天而降,化作兩座巨大的山峰將劍塵和碧落主宰同時鎮壓。

噗!噗!

劍塵和碧落主宰二人同時口噴鮮血,身受重創,齊齊被壓在山峰之底。

碧落主宰的速度是很快,而且不帶絲毫猶豫,可這裡畢竟是在生命之源內部,無論她的動作如何的迅速,都絕對不可能鬥得過器靈。

直到這時候,鬥天主宰等八名木靈族強者才紛紛回過神來,他們望著轉瞬間就被鎮壓在山峰之下的碧落主宰,一個個都露出匪夷所思的神色。

前一刻還是即將獲得始祖神器的繼承人,結果下一刻便淪為階下囚。

一念天堂,一念地獄,這巨大的反差讓鬥天主宰等人都感到很不可思議。

“八項測試中,你的綜合實力排在第二,既然這個小女娃判出了族人,那就隻能選你了。”器靈毫不猶豫的捨棄了碧落主宰,它的本命之魂化作一道光芒射向其中一人。

此人,正是永熙家族的老祖——永熙藍天!

論實力與境界,他不如鬥天主宰,可論多項測試的綜合成績,他卻超過鬥天主宰一線。

永熙藍天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祖器之靈選中,巨大的喜悅感讓他身軀劇烈顫栗了起來,激動的淚水都要留出來了。

他太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了,一旦獲得了始祖神器的認可,那他將瞬間成為木靈界內至高無上的領袖。

身份地位隻是其一,最重要的是他自身的實力,也將在始祖神器的幫助下突飛猛進。

這簡直是一樁足以逆天改命的大造化。

“請祖靈大人放心,從今以後,我永熙藍天一定會帶領木靈族走向輝煌,定不辜負祖靈大人的期望。”永熙藍天當即發誓,無比激動。

然而就在器靈的本命之魂即將接近永熙藍天時,一股浩瀚的無上之力轟然降臨,這股力量輕而易舉的便穿透了生命之源的本體,刹那間降臨在生命之源內部。

這一刻,空間凝固,萬物靜止,生命之源內部世界的一切演化,似乎都在這一刻被強行按下了暫停,被永遠的定格在那一霎。

花草樹木停止了擺動,存在於裡麵的所有木靈族強者,包括劍塵在內,全部都彷彿中了定身咒,體內的血液,修為都陷入絕對靜止,不受掌控。

他們十人,唯有思維還處於活躍中。

這股力量太強大了,不可抗拒,當它侵入到生命之源的世界中時,似乎瞬間就掌控了這裡的一切,替換了這裡麵的主宰者。

“不好,是聖界至尊!”生命之源的器靈臉色大變,目光中露出濃濃的驚恐和害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