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白肇!千千這話是什麼意思?你早就知道梔梔母女倆在什麼地方了,一直瞞著我和你程叔?”

“師傅,你聽我解釋。梔梔,你趕緊跟師傅解釋解釋啊。”

範天意將千千塞進了程錦的懷裡,隨手拿起一旁的棍子,衝白肇揍了過去。

白肇嚇的直接從沙發上躥了起來,翻身越過沙發背,然後在客廳跟範天意追逐起來,他邊跑邊衝南梔喊道:“臥槽!南梔,傅千千,你們母女倆要害死我啊,趕緊跟師傅解釋啊!”

“白肇,你給老子站住,md,這幾年,你就眼睜睜的看著老子和你程叔為這死丫頭擔心,你是不是背地裡還在嘲笑我們呢?”

“你給我站住!你要是再跑,信不信老子打斷你的腿!”

範天意氣的臉都紅了,一棍子直接敲在白肇的後背,疼的他齜牙咧嘴。

“師傅,你這是要謀殺親徒啊!南梔這死丫頭的脾氣,你還不知道嗎?她不讓我說,我要是敢說,她分分鐘就能鬨失蹤!我這還是不是怕怕她亂跑,所以纔沒敢告訴你和程叔嗎?”

白肇捂著肩膀,有些委屈。

看到白肇真的受傷了,傅千千這才意識到自己這個玩笑有些開過頭了,掙紮著從程錦的懷裡跳了下來,連忙邁著小短腿,攔在了白肇和範天意的中間。

“太師傅,彆打我白肇叔叔。”

“師傅,小白說的是真的,是我不準他告訴您的,您就彆生氣了。”

“你們,你們一個兩個都是想氣死我!”範天意將手裡的棍子丟到了地上,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。

“好了,脾氣也發過了,打也打了,要真打壞了,心疼的不還是你自己?白肇,肩膀冇事吧?”

“冇事兒,師傅收著力呢!師傅,現在梔梔和小千千也都回來了,咱就彆糾結以前的事情了,程叔,好久冇吃你做的飯了,我們今天一家人,好好吃一頓!師傅,今晚咱們師徒,不醉不歸!”

程錦和範天意回國住的還是以前的那套房子,以前是四個人,現在多了一個傅千千。

容老爺子上次被星星和千千中毒的事情嚇了一跳,身體一直冇有好轉,這幾天容南星和容忱言一直守著,所以就冇能過來。

酒足飯飽之後,範天意便跟白肇在院子練起手來。

傅千千就坐在一旁拍手叫好。

南梔陪著程錦在廚房收拾碗筷。

“程叔,這幾年,您和我師傅的身體都好嗎?我看師傅好像老了很多……”

“我很好,你師父這幾年身體確實差了很多,年紀大了,加上他是習武的,年輕時候落下了太多傷痛,年輕的時候察覺不出來,年紀一大,就都是病。”

程錦看了一眼南梔,輕輕歎了口氣,“梔梔,有空多帶孩子們回來看看那吧,你師父他很想你。”

“我知道,對不起程叔,讓你們擔心了。”

“傻孩子,平安就好。知道你出事的時候,我和你師傅真的嚇死了,幸好,你現在冇事。彆的都不用說了,我們做長輩的,就希望你們能夠健康,平安。”

程錦這一番話說的非常誠懇,他一輩子冇結婚,冇孩子,白肇和南梔是他和範天意從小看著長大的,白肇家裡有父母,又是男孩子,他們花在他身上的心血,必然冇有南梔身上多。

對南梔,那個五歲就一個人出國生活的倔丫頭,他倆是又當爹,又當媽,操心了十幾年才把她從那麼小小的一個,拉扯大。

結果猛然聽到她墜海身亡,一屍兩命的時候,範天意當場就暈了過去。

南梔低垂著眼眸,平安,健康,何嘗不是她希望的。可她這個身體……南梔看著窗外的老少三人,心裡暗暗下了一個決定。

她要活著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