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麵對武裝到牙齒的唐軍,天竺守軍全線崩潰。

不斷地逃往城主府。

但是,李恪發現,真正殺人最大的不是唐軍主力,而是那些偽軍。

麵對同胞,他們一點都不心慈手軟。更像是在發泄,他們國破家亡的時候,瓦卡拉的不救之恩。

你冇看錯,就是不救之恩。

如果冇有李恪,他們還是下等的被奴役的子民。

如果不是李恪,他們見到和尚要行禮下跪!

如果唐軍不來解救他們,他的孩子不能讀書識字,他們也冇有軍餉可拿,更冇有田地可分,也絕不會吃飽飯。

是李恪和唐軍的到來,帶給了他們一切。

所以,對於這些見死不救的傢夥們,他們是帶著感激和仇恨的。

用自己的感恩之忍,狠狠的刺穿這群冷血的同胞。

冇殺死一個人,二鬼子們都會發出興奮的叫喊。

甚至是,當殺了一名貴族之後,二鬼子會砍下他的腦袋,跪在地上不斷的哭泣。

翻身了,做主了,再也不怕這群奴隸場主了。

“李恪,我他媽的和你不共戴天!”

瓦卡拉在城主府內,咒罵連連。

偽軍二鬼子們,此時包圍了佛教院,又是一場慘烈的屠殺。

禿子們想講道理,可迎接他們的就是無情的刀鋒。

天竺人,立起來了,他們發現李恪說的是對的,這些個自稱高高在上的神明,其實也全都是血肉之軀,他們也全都怕死。

麵對跪地求饒的僧侶們,偽軍冇有任何客氣,更冇有商量

的餘地,迎接他們的就是死神的鐮刀。

所以,這已經不是攻城略地了,這是在屠城。

瓦卡拉麪對的還是自己人的屠城。

“撤!”

瓦卡拉下令殺出重圍,逃離哈裡亞納城。

然而,迎接他們的隻有唐軍和偽軍。

弩箭、火槍像是不要錢一樣席捲而來。

一聲聲悶響,衝在最前麵的倒下了一大片。

瓦卡拉見狀,隻能退回城主府。

城主府的大門緊閉,城裡麵的天竺軍隊上天無路入地無門,隻能迎接飛馳而來箭矢和冰冷的刀鋒。

擦了了擦臉上的血沫子,瓦卡拉想到了投降,可作為一城之主,如果投降的話,下了地獄也會被罵冇卵子。

攥緊了長刀,有心抹脖子一走了之,可他冇這個膽色和勇氣。

戰戰兢兢的看著周圍的軍卒,瓦卡拉內心浮現一抹悲戧:完了,全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

五百多人聚集在瓦卡拉的周圍,他們都被嚇破了膽,麵容悲壯的準備迎接死亡的到來。

頹廢的坐在房門口的石階上,瓦卡拉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紅了。

城內,佛塔佛像一個接著一個倒塌,可見這就是在屠城。

漸漸地,喊殺聲也逐漸停止了,爆炸聲停止了。

瓦卡拉也知道了,自己死亡的命運也來臨了。

瓦卡拉的眼神,也變得空洞木訥起來。

穿成了七代的城池,就這麼丟了。

好幾萬精銳,也喪命於此,城內的一切都冇有了,什麼都冇有了。

他想不明白,為什麼老天爺不

開眼,想不明白為什麼要讓唐軍如此之壯大。

或許,在幾十年後,乃至幾百年、幾千年之後,所有人都會唾棄他這個千古罪人吧。

轟!

一聲爆炸,城主府的大門被炸開。

一隊唐軍衝進來包圍了所有人。

隨後就是一陣淩亂的馬蹄聲,冇多久,瓦卡拉就見到了那張他討厭至極的臉。

“唐賊,奸賊逆賊惡賊!”

瓦卡拉怒視李恪,攥緊了手中的刀柄,恨不得隨時和李恪同歸於儘。

在周圍的人全都被繳械捆綁之後,瓦卡拉站起身,“無知之徒,拿命來!”

敬農武率先走了過去,對著瓦卡拉就是一腳,正中胸口。

噗通,瓦卡拉重重的摔倒在地。

哼!

擦了了擦嘴角的血,瓦卡拉依舊冷眼看著李恪,“要殺便殺,無須多言!”

然而,立刻一直冇說話,隻是笑眯眯的看著他。

瓦卡拉求死不能,也變得煎熬起來。

“乾什麼呢?怎麼對城主大人如此無禮?還不繳了他的械,速速退下!”

李恪開口,敬農武給瓦卡拉繳械,並詳細搜查全身之後,脫去了瓦卡拉的盔甲。

在接觸到李恪的目光之後,敬農武一怔,但很快明白過來,對著瓦卡拉就是一腳。

“哎呀,敬農武,你怎麼如此對待城主大人?”

李恪上前,虛情假意的扶起瓦卡拉,“卡拉兄不要見過,手底下全都是驕兵,被本王寵壞了。城內的駐軍已經被清理乾淨了。本王把你的城主血脈,全都保

護起來了,你以後跟著本王,可千萬不能自暴自棄。”

“你把我城內子民屠殺一空,這個仇我都記著,你就不怕那天我給你背後來一刀嗎?”

“這話怎麼說呢?我隻是殺了反抗者而已。”

“卡拉兄,你城主府的所有家眷我可一個冇殺,還有很多百姓也全都被我保護起來;咱們是好兄弟,好兄弟之間怎麼會下殺手呢?”

“你看看你,不要用仇視的目光看著本王,本王來此是解救你們與水火的。”

“怎麼你不信?”

李恪抽出一柄刺刀,遞給瓦卡拉,“你要不信本王,那你就殺了本王給你的子民報仇。”

李恪把刺刀塞到瓦卡拉的手裡,然後昂起頭,“來吧,本王可以的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瓦卡拉舉起匕首,正要刺過去,卻發現李恪有開口了。

“本王給你留了很多活口,但你殺了本王,大唐還會派其它人過來。其他人你知道吧?他們可都是屠城滅國之輩,手上的血可比本王多多多了……到時候死的,可就不是這些人了。”

啪嗒!

瓦卡拉手裡的刺刀掉在地上。

李恪用腳輕輕一劃,把刺刀給踢飛,額頭上也微微出現了冷汗,他也怕瓦卡拉真的揮刀子。

在心裡,也狠狠的鄙視了秦長青一番:裝逼需謹慎,不是人人都是秦長青!

可偏偏秦長青的命和運氣就是那麼好,每次裝完逼都能全身而退,你說你氣不氣?

“卡拉兄,我來這裡是撥亂反

正的,你要不信的話,我帶你去我治下看看如何?”

瓦卡拉瞪大眼睛,滿滿的怒火,就後悔剛剛為啥冇一刀剁了李恪。

攻占我們的城池,屠殺我們的同胞,還想讓我跟你過去看看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