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雪姬在長壽村生活的時間雖然不長。

但過得還算是愜意,不像在黑蓮教時,早上,一三五禱告先祖,二四六開導門派新人,星期日服侍教主。

午時,和一個個虛偽的聖女候補打交道,下午,大多是外出和某某勢力的人打交道,偶爾冇事纔會閒下來泡上一杯花茶。

晚間一般都用來修煉。

但是到了她現在這種境界,修煉幾乎冇有任何進展,而上麵這些事情,都是在冇有其它事件發生的情況下被安排的。

若是有秘境或者是機緣出現,則能夠選擇外出或者是留在門派。

不管機緣多麼的危險,一旦不想外出,就會留下一堆的閒言蜚語。

說實話,這讓黑雪姬覺得很煩。

即便如此,她還是冇有離開黑蓮教,隻是因為她的父母在小時候被殺,而她被黑蓮教教主撫養著。

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教主算是她的養母。

正是因為教主的緣故,她纔會留在黑蓮教,過著自己不喜歡的生活。

即便她知道教主對她可能冇有多少感情。

更冇有所謂的養育之情,最多就是從某處旮旯之地將她抱來,然後丟給仆人養育。

即便教主有著十幾個像她一樣的‘養女’。

黑蓮教在心底裡也是敬愛,並且懷著感恩的心留在黑蓮教的。

但是,黑雪姬捫心自問。

在這近十年間,她給教主帶去了她所想要的一切。

滿足了她的**。

名聲、財寶、靈器。

隻要是教主所期盼的,黑雪姬就會全力以赴。

彆人都認為她是為了坐上聖女的位置而如此努力,但是在她心中,僅僅隻是為了報答這位‘養母’。

隻不過,在最近這段時間的經曆中,讓黑雪姬更加深沉的感受到了,她對教主而言,僅僅隻是一件牟利的工具。

在洞天福地、聖城、霓虹

這些事件之中,她冇有任何建樹,導致在黑蓮教中名聲逐漸低下。

教主甚至揚言,下次若不取得成績,將廢除黑雪姬的聖女之名。

黑雪姬並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人。

她能夠理解一位高高在上的教主,怎麼會對十幾個隨地撿來的孩子產生感情呢。

加上這些年的相處,讓黑雪姬的內心蒙上了一些陰影。

黑蓮教中,有時若是看上了一些門派有潛力的孩子,並且難以得手的時候,會動用一些殘忍的手段,比如聯絡魔教,暗中抹除這個門派,然後她們黑蓮教的教眾像是救世主一樣出場,救下孩子,名正言順的讓其加入到門派之中。

這讓黑雪姬聯想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

不過即便她去調查,也找不到當年和自己有關的任何一絲訊息

在這種種緣故之下,黑雪姬對於黑蓮教的感情愈發的複雜,也愈發的不知如何麵對教主。

也許她應該直接去詢問教主。

“當年你難不成也是這樣找到的我?”

但是黑雪姬不會這樣做,她已經褪去了青澀的年齡段。

不會做這種衝動而冇有任何意義的事情。

“該去哪裡好呢?”

黑雪姬喃喃自語,思緒隨著山間的花草芳香而飄蕩向四方。

她就像是黑色的仙子落入凡塵般,赤著潔白的小腳,踩在剛下過雨的山路上,泥土有些柔軟,蟲鳴聲不絕於耳,時而還能夠聽到山豬的嚎叫聲。

咻!咻!咻!

幾道破空聲打破了這副美好畫卷。

嘩!

山腳下一道大火燃起,滋滋的烤著乾枯稻草建成的草屋,伴隨著聲音而來的是一道道血腥味,吸引了黑雪姬的注意力。

她轉頭看去,幾個身著七星黑衣的修士丟下了幾顆火球在大笑中駕馭著法器離去。

她放開神識。

看見山腳下村子躺著二十幾具屍體,屍體冇有任何靈氣流轉,顯然都是普通人。

看那幾個離去的修士周身的靈氣流轉,顯然不像是某種魔修。

更像是正道中人在此作惡。

麵對這種情況黑雪姬冇有什麼行動。

處於不正不魔的黑蓮教的她,見到得多了。

正道中就並非冇有邪魔之人,特彆是那種忽然得到了強大力量的人。

普通人得到了強大的力量,大多會在第一時間選擇將當年的仇家全部宰殺乾淨,修真者突破境界後,也會將以前招惹過自己的人殺掉。

這種比較正常。

稍微特殊一點,便是內心扭曲之人。

平日裡披著正道中人的皮,背地裡卻藏著一心窩子的汙垢。

這種人一般會選擇一個好的時機釋放自己。

比如說殺人,比如說淩

但又因為實力低下殺不了修真者,那就會挑這種山間村落,在這裡,即便是屠殺了一個村子的人,也不會有人來找他們的麻煩。

在這裡,他們就是王,就是仙。

這種人其實並不少見。

世道如此。

黑雪姬已然無動於衷了。

“咦。”

在神識的掃描之下,黑雪姬看到了這樣的一幕。

一個臟兮兮的小女孩,從臭水溝中爬了起來,她抹掉臉上的汙垢,露出一雙清澈而又堅定的眼睛,隨後啪的一下,跪在熊熊大火燃燒的草屋之前,在門口處,躺著四具殘破不堪的屍體。

一男一女兩個成年人,還有兩個小孩,同樣是一男一女。

許是小女孩的親人們。

讓黑雪姬感到驚訝的是,小女孩一滴眼淚冇流,就這樣愣愣的跪在原地,任由村子的大火烘烤著她的肌膚。

在這樣的大火下,小女孩肌膚應該是會被烤的生疼,疼得難以忍受的纔是。

即便有臭水溝的水覆蓋肌膚。

看到這一幕,黑雪姬忽然回憶起小時候的自己。

她冇有小時候的記憶,有的隻是一場大火和滿地的屍體。

和如今眼前這一幕是多麼的相似。

有所區彆的是,當初的她哭聲震天,眼流滿麵

下一刻,黑雪姬身形一動,出現在這個小女孩麵前,遮擋住她的視線。

即便如此,小女孩麻木不仁,眼神依舊直視著前方。

“你叫什麼名字。”

黑雪姬道,小女孩冇有任何反應。

“你想報仇嗎?”

“想。”-